《一个都不留》华丽卡司在「孤岛搞谋杀」

2020-05-27 分类:I屯生活 作者:
《一个都不留》华丽卡司在「孤岛搞谋杀」

文/乔齐安

着作在全球的销售数字仅次于《圣经》与莎士比亚的谋杀天后阿嘉莎‧克莉丝蒂,写作生涯留下66部小说、100多篇短篇小说。在2015年的125岁诞辰时由英国BBC电视台与克莉丝蒂有限公司合作,率先推出《一个都不留》的迷你剧集后,再度开启了21世纪的新一波女王经典影像化热潮。

包含该年底富士电视台由野村万斋演出的SP与2017年由二十世纪福斯拍摄在全球上映的电影都改编了《东方快车谋杀案》。而朝日电视台也在2017年3月连续两天推出了《一个都不留》的上下集SP,这也是推理剧大国日本首度翻拍这部脍炙人口的名作,卡司大牌尽出,并成为老牌男星渡濑恆彦的最后遗作,极具纪念价值。

克莉丝蒂之所以能在推理史上佔据如此重要地位,在于她「开创」了无数诡计原型,这些惊人的谜团(套用影视用语就是「高概念」)至今仍不断被后人加以模仿和转换使用,影响深远

《一个都不留》创造的类型包含:「童谣杀人」、「暴风雨山庄」「所有人都死了」

前者的意思便是附会看似天真但带有残酷内容的儿歌歌词来进行犯罪,横沟正史与东野圭吾均挑战过这个题材。「暴风雨山庄」则塑造了无法求援、具备最强烈惊悚感与刺激性的大舞台,《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里最爱使用的背景。后者则是在没有目击者、兇手连自己的存在都隐蔽了、只能纯粹从现场遗留线索推测真相的完全犯罪手法。

《一个都不留》在日本2013年公布的权威性榜单「週刊文春东西推理小说BEST100」中高居海外榜的第一名,肯定为克莉丝蒂生涯中最值得一读的神作之一。

朝日版《一个都不留》在改编上是力求忠实反映原作且诚意十足,远赴横须贺海外的无人岛「猿岛」、以及拥有百年历史的镰仓三大洋馆「古我邸」、东京的「三菱一号馆美术馆咖啡厅」来分头拍摄书中的场景,影像画面很有魄力。

但由于将故事搬到2017年的现代,势必要对1939年的原作进行不小的改编,却也因此产生出不少bug。本格推理往往不利于用影像呈现,在这部日剧的剧本中也没有处理到最完善。

《一个都不留》华丽卡司在「孤岛搞谋杀」


▲《一个都不留》力求还原原着,但仍有不少漏洞。(图/翻摄自IMDb)

首先,扣除被馆主雇用的管家夫妻、前警察和佣兵,其他参加者们为甚幺会收到邀请函就大老远跑来孤岛、与素不相识的其他人「度假」呢?如果没有相当程度的利诱、威胁,其中有参加者拒绝的可能性很高,就无法凑足童谣谋杀所必须的「10个人」了。总不可能真兇广发邀请函,然后刚好有10个人到齐吧。

另外,当发生命案后,所有人从金柜里取出手机时却发现「电池被取走了」而无法使用。但现代智慧型手机的设计已经是无法取出电池了,也不可能每个人用的都是NOKIA。修改成手机被真兇取走后弄坏、或者藏去其他隐密的地方才是更合理的设定。

而人物们的行动也在观赏时让观众有些出戏。即便导演很努力地拍出阴暗、惊悚的氛围,但在周遭人物一一死去时,剩下来的人们还能够镇定地坐在一起吃饭、冷静地与彼此对谈,没有表现出与尸体和真兇同处一室的恐惧和猜疑,反倒让人觉得他们对自己过去犯下的陈年罪行在意的程度,更多于当下随时会被杀害的担忧。

在年代、国情都有巨大差异的情况下,写剧本时需要更细腻的改编抓BUG才是。本剧追加的用长长一条昆布取代绳子把手枪回收到窗外,再等老鼠吃掉昆布湮灭证据的手法,成功机率也很难说服观众。先前看起来岛上老鼠并不多,吃昆布也不会吃得这幺乾净,没有被检验出残渣。

比较有趣的改编,是朝日找来泽村一树饰演警视厅的相国寺龙也警部,担任侦探角色依照现场真兇故意留下的众多线索、寻找到藏在房内各处的针孔摄影机,蒐集出犯罪期间的影片推测出真相。比起原作是由真兇的一封瓶中信来说明,确实是更符合日本是个「警察剧大国」的风格。

不过把相国寺设定成一个面无表情的「破案机器人」,也很难称许帮剧情加了多少分数,更不会特别期待这个人物来演其他克莉丝蒂故事,最后对犯罪者的说教也有些狗尾续貂。一辈子都在秉持正义的法官,在临终前急速转变为巨大的邪恶也是逻辑不通。

「恶行」需要定期的抒发才能稳定住犯罪者的情绪,继续在社会上以正常的模样过活,而不是长期的压抑就能解决问题。《一个都不留》在人性刻划上的一厢情愿,也让我们再次体会到改编本格推理的困难之处。

(全剧评分:7.5/整体普普但中间有些独特亮点,真的有空时可去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