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一出人类文明诞生的好戏

2020-05-27 分类:U新生活 作者:

《一出好戏》是一部很特殊的片子,喜剧元素贯穿了全片,但荒诞剧更合适用来描述她。一出描述人类文明的荒诞剧。影片中可以看出黄渤极强的艺术诉求,但并没有艺术影片的晦涩难懂,影片留下了足够多的解释空间,但商业片一个高潮高过一个高潮的叙事流依然是主要的手法。

《一出好戏》:一出人类文明诞生的好戏

负债累累,彩票中了六千万,沦落荒岛,超过90天彩票作废,这种充满着荒诞感的黑色幽默全片比比皆是,而王宝强、于和伟、黄渤的三足鼎立构建了扎实的三方博弈基础。三位主演所领导的势力也代表着人类文明发展中不同的元素。

当王宝强饰演的司机小王通过保证众人的基本生存而成为了王的时候,当于和伟饰演的张老闆找到货轮残骸依靠物资来构建经济规则的时候,黄渤扮演的马进那回家兑换六千万彩票的原动力让他一直游走在两方势力之外。兑奖期限过后,维持马进相信世界还没毁灭的动力消失,他加入了这场博弈的游戏。

《一出好戏》:一出人类文明诞生的好戏

小王依靠解决生存需求获得了话语权,张老闆依靠充足的物资让大家过得更舒适,马进能依靠什幺和两方势力竞争?

宗教,这个人类文明史上一直不可或缺的部分出现了,在暗地里挑唆了两帮人混战之后,马进以救世主的姿态给了压抑绝望情绪的众人以希望。强权、经济之外的第三方势力完成了在文明舞台上的登场。载歌载舞的氛围让这个孤岛文明散发着活力,然而导演给所有人换上了病号服的这一操作让荒诞的气氛一直围绕着,大家真的快乐吗?这股精神上的满足感正是宗教带给人的虚假的幸福。强权下的反抗,经济规则下的剥削,宗教麻醉下的虚无,在短短的篇幅下,《一出好戏》探讨的内容之广是超乎想象的,但紧凑的镜头语言却没有给人在这方面过多的想象空间,商业诉求毕竟徘徊在影片上空。

《一出好戏》:一出人类文明诞生的好戏

在细细品味电影时,最有趣的一点是三方势力都受到了批判,小王的强权模式下,不干活的就会受到毒打併且剥夺吃饭的权力;张总的经济规则下,根据物资的丰富程度开始人为製造通货膨胀来保持自己的经济主导地位;马进的宗教麻醉下,马进自身一直处在自我怀疑状态。

三角的势力关係让叙事开始稳定,故事似乎没有办法讲下去了,岛外游轮的发现让荒岛构建的文明瞬间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随时都会崩塌,张艺兴饰演的小兴挑起了结尾前的大梁。

对于这部荒诞剧来说,结尾处理成Happy Ending,让这股瀰漫全片的荒诞感消失了,如果最后是若干年后被人发现荒岛遗蹟岂不乐哉。

看完全片后不得不感慨,黄渤对张艺兴是真照顾,在这齣戏中小兴一直是作为马进的另一面而存在的,两者互为表里,当马进选择欺骗时,小兴选择真诚;当马进醒悟要真诚时,小兴选择了欺骗。小兴的性情就跟肤色的变化一样,越晒越黑。如此重要的一个角色,张艺兴的表演功力在最后的性情转变上明显功力不足。

《一出好戏》作为黄渤的处女作,其完成度之高是超乎想象的,製作上的用心程度,相信每个看过成片的观众都会报以肯定的态度,而且影片本身也有着深深的黄渤烙印,这部片子就跟黄渤这个人一样,情商智商双高尽力不得罪所有人。

当黄渤最初想拍这个故事时,预想的规模是很小的,最终黄渤要当导演的风声传出去,他已经身不由己,在片子中他试图在自我表达和商业诉求中做一个平衡,最终的结果就是《一出好戏》,我们可以从片子中看见黄渤的认真,不过却也让我们看到深度的不足和商业喜剧的平淡。期待下一次能够看见黄渤没有这些负担纯粹拍一部自我表达的电影。

上一篇: 下一篇: